你有潜质我敢敢投资‧Montage为艺术家而生

877℃ 635评论
你有潜质我敢敢投资‧Montage为艺术家而生艺术可以很浪漫,也可以很商业。有人玩艺术为陶冶性情,也有人玩艺术为投资升值。廖彼得,是一位具有风骨情操的画家,汲汲营营了大半辈子终于拥有了自己画廊,因不懂得市场操作加上经营不善,最终逃避不了倒闭的命运;而李润坚,则是一位务实的企业家,与廖彼得有着师生缘,两人在某次的闲聊中迸出了合作火花,决定集资在孟沙开设“Montage艺术画廊”,前者负责吸纳有潜质的艺术作品,后者则负责财务行政,势将画廊推向国际层次。画家与企业家,一个看似毫无关联,却又因着彼此的需要而成了一个奇妙组合。名画家廖彼得为画画饿肚子现年60岁的廖彼得是本地资深画家,他常笑说:“我可以没有食物,但不可以没有艺术。”听起来浪漫如诗,事实上,他在七十年代的确经历过一段吃不饱、穿不暖的低潮期,甚至在房间内翻箱倒柜只为碰运气找到足够搭巴士到绘画中心的50仙车资。因为坚持走绘画之路,身无分文的他甚至曾为了果腹而“偷喝”补习中心用来招待顾客的牛奶。回顾这段凄惨往事,乐观的彼得就像是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轻鬆。他于1976年开始投入创作的世界,接受正规的美术教育,研究不同时代的画风,从中找出自己最感兴趣的技法,找出属于自己的风格。“以画画维生,我的家人当然不赞成,他们说我会饿死街头,所以我从来不告诉他们我在外头的生活是如何的艰苦,更不会伸手要钱。”1979年毕业后,彼得开始全职画画,并在绘画补习中心担任美术老师,将所有收入用作买颜料,穷得连搭巴士的车资也没有。“我要到补习中心前,都先在床底下找找看有没有零钱,幸运找到50仙就可以当作车资了,可又没有钱吃饭,怎幺办呢?”他笑说,绘画中心大厅有準备给客人饮用的咖啡和牛奶,他肚饿难当的时候,就会下楼去张望,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喝牛奶,但是牛奶毕竟是流质食品,没有饱足感,因此一天下来他必须来回偷喝三四杯才足够。如今已步入老年的彼得淡然地说,在那个时候,好不容易卖了一幅数十令吉的作品就已能让他非常高兴,卖画所得的钱一半要付房租,另一半要买工具颜料,所剩无几的钱只足够买泡麵医肚,而他的胃病也正是年轻时捱出来的老毛病。饱嚐社会冷暖,彼得却毫不介怀,他自嘲,七十年代的日子是他人生的“黑暗时期”,不仅赚不到钱,画作还被批评得一文不值。“那些收藏家最初并不欣赏我的画,说我的画很阴沉,满满的油画颜料像是一堆堆的垃圾和粪便。”他顿了一下,坚定地说:“但是我没有动摇,画画带给我心灵的满足和精神上的支撑,就算为艺术而死我也觉得没关係。”自嘲不值钱购地建艺术村“为艺术而生,为艺术而死”听在一些人的耳中似乎显得矫情,但对于那些愿意为艺术奉献一生、专情一世的艺术家而言,这是贯彻始终的人生价值观。廖彼得经常自嘲,自己是个不值钱的画家,儘管在国际艺术平台上崭露角头,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及人脉,但因为行事低调,不善于销售和商业操作,作品价格一直无法升值,让跟随他许久的收藏家们略有“微言”。他说,本身在1995年才开始获得赏识,一些收藏家也渐渐的追随他的作品,但却苦于彼得的画作价格迟迟不升,纷纷劝告彼得要创造自己的市场价值,要让自己的作品具有一定的商业规格。“我从来不曾把画作卖到画廊,只通过一些艺术活动和展览卖画,所以很多人都不懂廖彼得是谁;很多收藏家认为我的画作产量太多,所以价格一直无法上升,但其实是我压住价格,让更多人能够拥有我的画作。”对商业环境运作一窍不通的彼得,在六年前终于在槟城开设了属于自己的画廊,但自认不是生意人的他因经常到国外参与艺术活动,画廊一个月仅开门一星期,变得更像是他个人的工作室,最终因经营不善而关闭了。心血付诸流水,但心态一贯正面的彼得反倒像是鬆了一口气,开心地表示结束营业后,将把所有的资金转移至浮罗山背的艺术村计划。“Montage画廊更像是一个商业平台,用以发掘有潜力的艺术家;而艺术村计划则是以艺术教育作为前提的交流空间,我们将会定期邀请国外的着名艺术家到艺术村进行交流和分享,让大马与国际艺术界接轨。”他希望将自己余生的力量,奉献在艺术教育工作上,让更多年轻人接触艺术,爱上艺术,期许下一代的艺术家青出于蓝。目前,彼得已经购买一片土地用以兴建艺术村,正等待州政府批准工程,希望在未来3至5年内建竣。用西方技法展现东方精神彼得擅长油彩画,但他强调,自己用的是西方技法,画的却是东方精神,他的画作也倾向于大自然风采。“我会规定自己在三小时内一气呵成完成一幅作品,不能中断后再继续,行家能够看出这些衔接不顺的细节。再者,人的心情每天也会不一样,我今天作画的心情和明天的心情也会不同,因此最好能在一天内完成作品。”他说,他的作品从最初的写实派、印象派、抽象派,渐渐演变至如今的“精粹派(Extraction)”,即从原有的全景画,变成只画景色的精髓之处。他认为,一个画家最重要具备一份坚持及个人风格,同时必须要多练习,持续性的作画才能让技术更进步。企业家李润坚支持老师开画廊李润坚,是一名务实的企业家,只要是任何能够赚钱的投资领域都不吝于放手一搏,看似与“艺术”完全扯不上关係的商人竟出资开设画廊,背后的原因教人好奇。原来,李润坚在青少年时期曾“拜师”廖彼得学绘画,并在该绘画中心内结识了现在的妻子,因此画廊也以当时的画室“Montage”命名,意义深重。李润坚说,他在12岁的时候到廖彼得的画室上课,成为彼得的第一批学生,即便当年乳臭未干的小孩如今已摇身变成企业家,但师生情谊从未间断。他披露,本身是在一次与老师的闲聊中,产生合作设立画廊的概念,老师对生意及行政方面不在行,因此他决定一肩揽起行政营运的工作,老师则负责徵集世界各地艺术家的作品和画廊展览的部份。由于李润坚当年就是在廖彼得的画室邂逅了现在的妻子,因此在徵求老师的同意后,决定还原当年绘画中心的名字“Montage”。从找地点、装潢、号召各国艺术家、备展到开幕,画廊仅在短短40天内便完成,同时也邀请了许多国内着名的收藏家到来观展,为“Montage”打响头炮。“我是工程师出身,并在金融、产业、物流等方面做投资,我向来非常低调,但是为了老师我愿意站出来为画廊进行宣传。”他指出,成立画廊的目的主要是发掘本地有潜质的艺术家和作品,并透过其专业团队鉴定,协助这些具备丰富经验却缺乏宣传管道的艺术家们登上国际舞台,将大马艺术水平推向更高的层次。“我有专业的宣传团队,能在网络上完整呈现艺术家的标青履历,同时也有广告队伍能够协助他们打响知名度,只要有潜质的艺术家,我们就会不计成本投资下去。“他说,这些被吸纳的艺术家首先必须具备20年至30年的作画经验,作品必须具有个人风格和创意,才有机会获得青睐。邀15艺术家谱“彩色的诗篇”“Montage”画廊已在6月13日正式开幕,地点位于吉隆坡孟沙区的马洛夫路(Jalan Maarof),画廊配合开张新喜举办了一场为期一个月的国际画展,主题为“彩色的诗篇”,邀来15位国内外画家共襄盛举。其中有5位艺术家是本地资深画家,另10位艺术家则分别来自台湾、匈牙利、保加利亚、马其顿、俄罗斯及德国,他们都是友情相挺远道而来支持画廊的开幕。李润坚补充说,事实上,这些艺术家在自己的国家都具有知名度,但因为艺术家缺乏管道宣传,因此在国际上并不广为人知;大马也同样面对这样的问题,因此画廊将会成为推广本地资深艺术家的幕后推手,让全世界有更多人认识他们。“彩色的诗篇”展览是画廊的首炮出击,画廊在一个月的展览结束后也会陆续举办各种艺术活动如个人展览,并从中吸纳有潜质的艺术家。最贵的画“三个回家的飞行者”“彩色的诗篇”展览除了有清新小品,也不乏大作,其中一幅最贵的画要价11万令吉,成为画展的“镇店之宝”。这幅要价不菲的画作题目为“三个回家的飞行者”,是由定居在美国的大马籍画家丘瑞河所绘。现年75岁的邱瑞河具有超过40年的作画经验,他一直热爱天空、翱翔、水流等象徵自由元素的画风。询及“三个回家的飞行者”的创作概念,他悠悠地说,人没有翅膀不能飞行,但是他的画笔却能让人拥有飞翔的能力。“这是一种概念上的自由,我们的想法能够无拘无束,无限延伸。”他说,本身迄今已在世界各地办了54场个人画展,平均一个月会有四五幅作品出炉。/副刊‧2015.06.29